014 刚刚好不让奶头激凸的……

  可是随着阮情这样来回的磨蹭,热气的吹拂,顷刻间肉棒勃起变硬,抵在了西装裤之上,也抵在了阮情的脸颊上。
  林墨白的下颚,几乎是随着肉棒翘起的瞬间,一并收紧着,脸上沉郁的气息越来越重。
  【你要是不想看到阮情,打电话让保安把她赶走不就行了。我可记得你那可是高级公寓,保安二十四小时值班的。】
  秦风的话再一次在他耳边出现。
  林墨白甚至还可以把这个醉酒到一塌糊涂的女人一脚踢开,任由她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,不理不睬,不管死活。
  可是这个人……这张脸……
  他的眉心,不断地收紧着。
  “阿白……怎么这里也变硬了……不要硬硬的……”
  阮情不满的撒着娇,抱着林墨白的臀部一扭一扭的,随之她胸前高耸的奶子也在他的大腿上一蹭一蹭,来回摩擦。
  又软,又绵,触感直接又清晰,几乎像是肌肤相贴,没有任何的束缚。
  束缚——
  林墨白眸光突然变得锐利,顺着阮情尖尖的下巴望下去,看到了连衣裙的领口,看到了被两团柔软雪白挤压出来的深深沟壑,也看到了一片凝脂般的奶肉……就是不见内衣的痕迹。
  该死的!
  这个女人上班穿丁字裤就算了,该不会去酒吧鬼混都没穿内衣吧?
  林墨白的克制在他脑海中突然消失,他抓着阮情站起来,手掌直直的摸过去,一把罩住了浑圆挺翘的——
  偌大的掌心上,除了雪纺布料的触感之外,就只有软绵绵的嫩肉,别说钢圈了,连一层海绵都摸不到。
  “你没穿内衣!”林墨白近乎是咬牙切齿,从喉咙深处嘶哑地说话,胸腔里熊熊怒火燃烧着。
  此刻间,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想一想,作为一个六年不见的陌生人,他为什么要这么愤怒。
  “嘻嘻……”阮情还在嗤笑,因为被林墨白拎着,她终于能伸着手勾住他脖子,浑身绵软无力的靠过去,“对啊……我没穿……没穿内衣……”
  “你!”
  林墨白薄唇紧抿,怒火冲到了头顶,咒骂的话语已经到了嘴边,强忍着才没脱口而出。
  阮情醉得意识不清,对林墨白身上勃然怒气视若无睹,勾着唇角不断笑着,靠近他耳边,轻声道,“阿白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。你……呃……”
  她打了一个酒嗝,顿了顿,才继续往下说,“我没穿内衣,但是贴了乳贴……刚刚好不让奶头激凸的乳贴,就小小一块……很小,很轻……你是不是摸不到……这东西比内衣舒服多了……我拿出来给你看……”
  不知不觉间,林墨白抓着阮情肩膀的手臂,竟松开了。
  阮情一下子倒在他的胸口上,却一点也没影响她拉下领口、露出一侧的雪白大奶的动作。
  她宽松的连衣裙,就像是为了露奶特意挑选的。
  “阿白……你看到了吗?……是不是很小很小……”阮情一手拉着衣服,另一手捧着奶子,像是要送到林墨白跟前。
  林墨白眼中,哪里是很小很小,根本是又大又白又嫩又肥……
  他看的根本不是乳贴,而是阮情的奶子。
  哪怕没有内衣的提拉,也一样挺翘高耸,优雅美丽的水滴形,雪白中带着一丝绯红,跟水蜜桃一样。
  林墨白的鼻端,不再是阮情身上的酒气,更有股香甜和奶味,直直地往上冲。
  “嘻嘻……”阮情前一刻还叫嚣着,下一刻却皱了皱眉,“不过这个乳贴……贴太久了……也会不舒服……  出汗,黏黏的……不舒服……不要它……”
  她纤细的手指抓在了胸前上翘的乳晕上,试着要把小小一片的乳贴扣下来,可是手指使不上力气,来回好几次,惹得奶子一阵乱晃,却还是不能撕下乳贴。
  “啊……呜呜……阿白……帮我……难受……阿白,你帮我撕下来好不好……”
  阮情扭着身体,泛着通红,不断地跟林墨白哀求,呻吟声往他心底里钻着。
  ——
  谢谢留评和珍珠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