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自己掰开它,让我检查

  魏西西猛然看向他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。
  他那天竟然看到了,那么他早就认出她了吧,他也早就盯上她了,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是徒劳。
  方才却像逗弄注定逃不脱铁笼的小狗一样逗弄着她。
  这个人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,骨子里已经坏透了。
  她没有再掩饰自己的厌恶,闷声问,“你想怎么样?”
  “哈,我不过是想履行身为医生的职责,我刚刚说了,要给你做个检查……”叶玺揉了揉她的头发,说得冠冕堂皇,“那么就从这里开始吧。”
  说着,扯开了粗布的绳结。
  他剥得极细致,像在拆一件心怡的礼物,解开的粗布一圈一圈缠着他的手掌。
  魏西西感受到胸前的压迫越来越小,心里的悲哀也越来越深。
  人真是奇怪的东西,一边崇尚文明,一边信奉弱肉强食。趋利避害似乎是一种本能,再反感的事情,经历多了,竟然也能坦然面对。
  终于,胸前所有的束缚都被除去。她的上半身已经是光溜溜的。
  一对嫩乳落入他的视线。
  只是和记忆中,有些微的区别。
  因为顶端的两粒虽然粉嫩依然,却比当时涨大了一圈,看起来还没消肿,雪白的乳房上,依稀有浅浅的牙印。
  以他对人体的敏锐程度,只消一眼便能判断出这是新弄上去的,这具身体短时间内有过激烈的性事,甚至不超过24小时。
  叶玺微微蹙眉,他从不自诩洁身自好,当然这方面也没什么洁癖,所以那天见到她被肏到双腿打颤还要张牙舞爪放狠话的样子,才会起了旖旎的心思。
  可他虽然不是太挑食的猎手,见到有人先一步动了他的猎物,心里还是难掩不舒服。
  叶玺伸指在她乳尖上弹了一下,他有心惩罚她,便用了八分的力气,那乳头可怜兮兮地被弹动了一下,颤巍巍的,而后,他一双手掌分别覆在她的胸乳上抓握了几下,掌心压着两粒乳尖重重碾磨。
  魏西西疼得微弓起背,却倔强地咬着唇,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  “乳头红肿,轻微破皮,浅表可见啃咬痕迹,这种情况多发于哺乳期妇女或者……”他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,然后猛地捏紧了手里的绵乳,危险地看着她,冷声道,“有特殊性癖的患者。”
  话落,他的手倏然放开,那后坐力差点让魏西西向后摔去,她双手攥紧病床的边沿才堪堪稳住。
  “回去需要用温水清理,我再给你开一盒鱼肝油铋剂,你拿回去搽涂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魏西西扯过粗布和衬衣胡乱遮在胸前,就想要走,她刚抬起腰,就对上了他冷冷的眼神。
  “让你走了吗?裤子脱掉。”
  维西西心里憋着一股气,不肯有下一步动作。
  “这么倔?我亲自动手可是要收服务费的,比如,一个吻。”
  他俯首,俊颜在她眼前放大,绯色的唇瓣刚要贴上她的,魏西西下意识地躲开了,微凉的唇只是擦过她的脸颊。
  她颤着手解开裤扣,在他凉凉的视线下脱下了裤子,又咬咬牙,褪下了底裤。
  “坐到床上去,腿抬起来,脚撑在床沿上。”
  “腿打开。”
  魏西西一一照做,她一丝不挂地坐在病床上,两腿大开,而身前的人,干净的白大褂上,甚至没有一丝褶皱。
  这样的对比让魏西西羞愤异常。
  “再分开一些。”
  可是已经打开到极限了,她在心里说。
  但她知道反驳是没有用的。
  只能强忍着,将双腿往两边分开到不可思议的程度。
  而叶玺竟然出乎意料地单膝跪在了她身前,他的脸离她那里那么近,近得只要他一出声,温热的气息便会拂过她的腿心,腿间风光也是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眼前。
  实在是……太羞耻了。
  魏西西尚能忍住泪意,脸上的血色却渐渐褪去。
  与她的脸色不同,她的阴穴粉红莹润,还沾染着微微的湿意,如此近的距离,他才发现她的外阴竟然真的没有一丝毛发,是真正的玉雪可爱。
  叶玺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痒,他极力克制着,淡漠地下着指令:
  “自己用手掰开你的阴唇,我要检查。”
  ————
  打开你的会员专区,我要检查猪猪。
  算了,我写太慢,我不配。
  ㄟ(  θ﹏θ)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