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逆着风,跑进他怀里

  “我给你做个示范,你一会儿要跑步,得先松松膝盖。”
  许骢两手放在膝盖上,屈膝前后摆臀。
  边摆边说,“别左右转圈,就前后摆,要不伤膝盖。”
  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很正常的动作,被他做得尤其色情。
  远处,徐朗他们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。
  他们的另一位主攻手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,“怎么感觉骢哥像在求交配。”
  其他几人默默叹了口气,这个小兄弟虽然因为没跟他们一个寝室错过了很多剧情,但说的话还真是一针见血啊。
  魏西西真的是不想搭理他,她满脸都写着尴尬,不知道这流氓这两天是戳到什么点了,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可她一点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。
  奈何某人毫无知觉,前前后后摆得起劲。
  “跟着做啊,腿不想要了?”
  他见魏西西不动,瞬间了然。盛京的长跑班专门安插天赋普通又没什么特长的弱鸡是个惯例,看来这一届,也不能幸免。矮子吧,学不会又不好意思说,真是容易害羞呢。
  这么想着,他极其自然地走到了魏西西身后,打算手把手地教学,他先是将两手按在她的双肩,“肩放松。”
  “膝盖弯曲。”
  说着大手便伸到她膝盖处,帮她摆好姿势。
  他的肩膀宽厚,双臂张开,仿佛能将她整个都罩在身下,过于近的距离让魏西西整个后背几乎都贴在他的胸膛。
  那一晚在寝室的回忆就猛地蹿了出来。
  魏西西下意识地想逃,然而一个愣神,许骢温厚的手掌已经罩在她的胯部,拖着她的臀往下的一瞬,她就撞到了一根熟悉的铁棍,她的身体瞬间僵硬。
  艹!
  他的这根玩意是泰日天附体了吗?自我意识怎么就这么强烈,现在完全不受他自己控制了!
  许骢触电一般将魏西西放开,夹着腿,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,“咳,臀部下沉,膝盖前后摆就行。”
  说完,许骢也不敢看她到底做没做,一双眼睛四处乱瞟,见到操场边上给他们做体测的教练已经来了,如释重负,“你们教练来了,我问过了你们今天的体测是从三千米开始测,我去起跑线等你。”
  终于走了。
  魏西西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。
  在这间靠实力和拳头说话的体校里,一帮新生被集体教做人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。
  教练来了,也没有人敢告状,乖乖地开始准备体测。
  可等他们集合完毕到起跑点准备跑三千米的时候,见到排球队那几个人对他们发出的惊悚的微笑,简直快哭了!
  刚刚让他们假跑,放慢速度让着魏程程,现在还要来监督。
  妈妈呀,我想退学,呜呜……
  队伍中的魏西西也看到了他们,还有当中那个对她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人,她的视线忍不住从他下半身扫过,又默默偏过了头。
  这人怎么还不走,这样在众目睽睽下鼓着真的好吗?
  哨声吹响。
  魏西西努力迈开脚步跟上大队伍,而今天的队伍比之前军训时就要和谐多了,虽然都跟她隔开了一些距离,但也没离得太远,她观察了下,这些人跑得并不很快,有些人姿势还有点扭捏,连她都超不过去。
  他想起许骢的同性恋倾向,默默在心里同情了一下这些男生,可能男子体校里,这种情况还挺常见吧,那些同学可能屁股不太方便,真惨。
  今天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好多了,魏西西有些侥幸地想着,当然如果能忽视掉她的左手边那个人的话,就简直完美。
  可那人的声音总是围绕在她耳测:
  “矮子,别怕啊,哥陪着你跑呢。”
  “调整呼吸啊,矮子。”
  “矮子,你看着前面跑,别看地面,会晕。”
  “再坚持一下,就剩三圈儿了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真的聒噪得使人厌烦,可听着又让人莫名有些安心。
  最后两百米的时候,魏西西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心脏也快要跳停了,呼吸时肺也很疼,可,终点依稀可见,她有一种突破自我的成就感。
  最后五十米。
  终点近在咫尺。
  陪她跑了一路的许骢,面朝着她向后跑,已经先她一步跑到终点线,向她张开双臂。
  他站在那里,如一颗挺拔的树,周围是人声嘈杂,阳光炙热。
  她的世界万籁俱寂,模糊的视线中,只剩下他。
  于是许骢盼啊盼啊,终于盼到他的少年,逆着风,跑进了他怀里。
  跌进他怀里的那一刻,魏西西想,他的怀抱真宽阔啊,果真可以将她整个包围。
  那一瞬间,开学以来的怨怼、害怕、厌恶,仿佛都达成了小小的和解。
  只是下一秒,他在她耳边小声说,“快装晕,快装晕。”
  魏西西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,就被他的大手罩住了后脑勺,整张脸都被迫埋在他胸口,然后就听到他朝教练说,“方教练,魏程程中暑晕过去了,我带他去医务室看看。”
  然后,二话不说抱起她就跑。
  可是,为什么要对她使用公、主、抱???
  特么的这下全校都要以为她是小受了!
  —————
  骢哥的脑子十八弯,骢哥的脑子九连环~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