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初夜,被他弄到潮喷

  宿舍门哐地一声被甩上。
  魏西西这才放任自己滑坐到地上。
  她呆坐在那里,脑子乱成一团浆糊,身体也好像被抽去了全部的力气。
  寝室里还有许骢留下的气味,她整个屁股都黏糊糊的,下体还还隐隐生疼,她想到彭枭说的处女膜,也不知道刚刚是不是被弄破了,想着想着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  太难了,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太难了。
  但,
  无论黑夜多么沉重。
  白昼都会如约而至。
  魏西西提心吊胆一整晚,天蒙蒙亮时才睡过去,早上七八点便又循着生物钟醒过来。
  醒来没有见到许骢,松了口气,她如今不需要军训,洗漱穿戴完就去了学校南边的图书馆。
  那座图书馆据说是某位土豪家长投资建设,总共三层,占地面积庞大,设备齐全堪比国内名校,都能算得上是这座学校的标志性建筑,可这里对于体校生来说,相当于摆设。
  他们一没有看书学习的兴趣,二也没有女朋友可以带来这里谈谈恋爱。
  这就方便了魏西西,她决定之后几天都泡在这里。
  一进了图书馆,她就借了几本围棋相关的书到电脑室,找到学习网站,边看教学视频边研究起来。
  说起来,她入学的时候就交了转系申请,希望把专业转换到围棋,以她的身体素质,在长跑班早晚会露馅的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转系许可一直没下来,但无论如何,早点准备起来总是没错的。
  魏西西就这样难得简单轻松地过了五天,这五天里,许骢也没回过寝室。
  她有时候想,如果他能直接搬出去就好了。
  天不遂人愿。
  这天傍晚,她从图书馆回寝室,刚上到四楼楼梯口,便看到许骢回来了,正在开门。魏西西转头就飞奔下楼,到了一楼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狂跳。
  不行,她不能回去,那个流氓不知道还会对她做什么!可不回寝室她又能去哪呢?
  她想到了一个名字,咬咬牙点开和那人的微信对话框,开始输入:
  教官,我可以到你那里借住一晚吗?
  会不会太露骨了?魏西西摇摇头,点了撤回。
  她绞尽脑汁斟酌着用词,那头忽然接连发来了两条微信。
  枭:大姨妈走了?
  枭:到西门等我。
  ……
  半小时后,光溜溜的魏西西被彭枭按在某五星级酒店的浴室里冲澡,细细的水流冲刷着她的身体,温热的大掌带着绵密的浴液泡沫抚过她每一寸肌肤。
  他的眼神火辣专注,魏西西难耐地躲了一下,“我自己可以洗的。”
  “不想在这里挨操就别乱动。”
  魏西西余光瞄了一眼,他下身的粗大已经完全挺立,足有婴儿臂粗的柱身上甚至有凸起的青筋,吓得立刻闭了嘴。
  她的脸刚刚也被洗干净了,恢复了莹润剔透,脸红时两颊的粉色就显得特别明显。
  彭枭用强大的意志力给两人都洗了澡,然后用浴巾胡乱给她擦一擦,就把人抱到了大床上。
  纯白的床单正中,镶嵌着一个奶白色的小人,像一块上好的奶油上头点缀两颗小樱桃,勾引人去舔食。
  事实上,他也确实这么做了,将脸埋在她的双乳之间,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沁香,然后一口含住了右边的乳儿,舌尖扫过已经变硬的顶端,猛地一吸,就将绵软的乳肉吸进去一大团。
  “啊……别……啊啊……”
  魏西西两手紧紧揪着身侧的床单,双眼羞怯难耐地紧闭,又好奇地张开。
  这似乎是一间情趣房,四周的墙壁都是镜子,就连天花板也……
  上面清晰地倒影着,她两条腿呈M字张开,彭枭硬挺的性器就顶在她的阴户上,她的左乳被他的大手亵玩着,右乳……已经被男人吃得泛着水光……
  “啊……”魏西西像脱水的鱼,努力地张开小嘴想要呼吸。
  下一秒,彭枭的唇覆了上来,与她唇舌交缠嬉戏,将她吻得失神才分开,取笑她,“尝到了吗,你的味道,骚甜骚甜的。”
  魏西西双颊爆红,支支吾吾道,“是……是沐浴露的味道吧……”
  “嘴硬,一会儿让你试试更骚的。”
  说着,身子往下一撑,竟然埋头在她腿间,魏西西心里一慌,夹紧了腿。
  彭枭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她的粉穴里涌出,被她这一夹,就蹭到了他的鼻尖。
  她下面这张嘴,远比上面那张诚实得多。
  大手握着她的两条腿,往外一分,整个粉嫩的少女穴就完全向他展露。
  没有一丝毛发的外阴,粉嫩娇软的阴唇,上面嵌着一颗圆润的小珍珠,阴唇被迫张开后,里面红彤彤的小洞口,已经湿乎乎得了,一开一合间正吐着小泡泡……
  彭枭只觉得下身肿胀不堪,一刻也不想再忍,可这是他们的第一次,他想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天。他薄唇微动,轻轻地吻住了她的花穴。
  有力的舌头先是从下至上扫过她整个阴阜,来回几次后,便模仿着抽插的动作堵进了她的穴里,那里,有一小泡淫液刚刚溢出,被他的舌尖搅了去,擦在她的内壁上。
  “呃啊………”
  这些画面通过整个房间的镜面无孔不入地钻进魏西西的视线里,她羞得哭了出来,“别吃那里,呜……好脏……呜呜……”
  回应她的,是男人一阵猛烈的吸食,他竟然像刚刚吃她奶子一样,把一小片阴唇连同着她的阴核一起吸到了嘴里!
  “啊啊!不要……不要!”
  魏西西伸出手不住地推搡着他,想要把他推开,可是身体被他伺弄得软绵绵的,可以忽略不计的扭动和挣扎反而把下体更往他唇边送去。
  她绷直了脚背,嘴上咿咿呀呀地叫着,“呜呜呜……放开……快放开……”
  “不要了……不要吸那里……呜呜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  颤栗的花穴汁水淋漓,男人见机塞入两根手指,她的穴肉大胆热情的绞着他,让他放心地在火热的甬道里肆意搅弄……
  嘴上更是卖力地吸弄着,尤其不放过那颗已经充血的小珠子,感受到她的甬道收缩开始急促起来,彭枭心里一喜,加快了动作,牙齿轻轻在她的珠子上一磨,然后猛地抽出手指……
  “求……啊!”
  上一秒还在求饶的女孩子,一瞬间大脑发白,茫然地张大了眼睛。
  她看到自己的小穴居然射出了一大股透明的水!
  她…她尿了?!
  彭枭抹了一把脸,将手掌覆在她鼻尖,唇角勾着一抹笑,“西西,你说你骚不骚?”
  第一次经历潮喷的姑娘,懵逼了一下,哇一声就哭了!
  满脑子都是:她尿了,尿了男神一脸,没脸见人了!
  —————
  两千多字  掏空了我  求喂猪猪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