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亲手给她塞卫生棉条

  晕。
  大概是军训太狠了,大姨妈居然又提前了。
  魏西西瑟缩着不敢看彭枭,手忙脚乱地扯了床头的抽纸递给他。
  彭枭阴测测地盯了她十几秒,终于爆发了,擦手的纸团被他恶狠狠砸到地上,轻飘飘地滚了半圈。
  魏西西这会儿既尴尬又害拍,“我……我生理期不太准,我也没想到……”
  “魏西西,你很好,特别好!”彭枭气不打一处来,怒极反笑,“给我呆着别动,一会儿再收拾你!”
  说着,便暴躁地穿回衣服出了房间,酒店房门被他摔得一阵晃荡。
  等彭枭回来时,就看到魏西西弯着腰在浴室里搓洗小裤裤。
  透过透明的玻璃墙,她一双细白的双腿一览无余,那T恤不是长款,堪堪罩住一半屁股,只要她手往上一提,甚至能看到藏匿在两瓣白嫩之间粉粉的一点。
  操他妈的!
  这个小王八蛋是想要他的命!
  彭枭红着双眼推门而入,狭小的浴室一下子逼仄起来。
  “教官……”
  从镜子里看到他,魏西西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一双手把T恤下摆死命往下拉长,小脸红得要滴血。
  彭枭清了清嗓子,冷声道,“坐马桶上去,腿张开。”
  这一次,魏西西也不做无畏的挣扎了,虽然实在很羞耻,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到了马桶上,两条腿向外分开。
  彭枭火热的视线落在她的私处,她觉得自己那里被烫得要烧起来了,她咬着牙拼命缩紧穴口,还是有一股暖流不听话地涌了出来。
  太尴尬了。
  那画面全都落入了彭枭的眼底。
  她的双腿之间,一朵嫩粉色的花将开未开,细嫩的贝肉羞答答地闭合着,然后,殷红的血迹从中缓缓溢出,更添一丝冶艳……
  彭枭艰难的别开眼,从拎回来的那袋东西里翻出了湿巾和卫生棉条。
  鬼能想到,猎鹰的冷面队长,刚刚不但人生中第一次买了这些女性用品,还在网上查了半天使用方法……真的别提有多窝囊了。
  宽厚的大手拿着湿纸巾覆在魏西西的阴户,由下至上细致地擦拭,湿巾冰凉,穴口火热,一接触一摩擦,都带来隐秘的快感,她想要躲开,又似乎更想要靠近。
  彭枭粗着嗓子提醒她,“别夹了,要把湿巾夹进去了。”
  “教官……我自己来吧……”
  彭枭并不理会她,将她的小花儿擦干净后,就拆了卫生棉条的包装。
  那粉紫色的导入管捏在他的手里,显得纤细娇小,可一想到这玩意要进到她身体里,魏西西还是有点儿害怕。
  她轻轻地嗫嚅了一句,“我不想用这个。”
  彭枭恍若未闻,左手粗长的两指抵在她的穴口,向两边微微用力,一个粉色的小洞终于露了出来,另一手拿着棉条的导管便轻轻送了进去。
  不过刚进去四分之一,她里面敏感的穴肉就下意识的缩紧,推挤着导入管。
  彭枭眉头深皱,“放松,魏西西你给我张开眼睛看好这玩意怎么用,你的处女膜要是交代在这上面,我饶不了你!”
  太羞耻了,被迫看着卫生棉条慢慢推进她的小穴里,魏西西一双大眼睛泪蒙蒙的,紧闭的双唇间也难耐地溢出轻吟,
  “唔……啊……”
  “捏着这儿,把导管送到底,然后用食指抵着它往里插,看到了吗?”
  “嗯……”枭哥哥的手指也进来了,隔着薄薄的指套穿梭在她的小穴里……魏西西的注意力全都被他的手指吸引了。
  他还在往里推入,直至整根手指都快塞进去,才停了下来。
  魏西西迷茫地看着他,怎么还不出来……
  “西西,你的穴太深了。”
  手指在里面待了一会儿,彭枭才抽出来,丢掉指套,连新买的内裤也没给她套上,便一把将魏西西抱起来走向大床。
  刚刚这样的触碰就像饮鸩止渴,此刻,他的小兄弟已经快爆炸了,急需抚慰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