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他搞到真的了?(700猪H)

  这声媳妇儿让魏西西心里咯噔一下,他又发现什么了吗?
  下一秒,她就发现自己高估了许骢。
  因为他把魔爪伸进了她的睡裤里,顺着她的小腹往下滑的时候,嘴里还念叨着,“奇怪,你的鸡鸡呢,我给你撸一撸,很舒服的。”
  魏西西按住他的手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  “师兄。”
  “怎么了?”她的眼睛在黑夜里像墨染的琉璃,许骢忍不住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,一只手被按住了也不慌,单手一样灵活地脱去了她的睡裤。
  宽大的男士睡裤褪到脚踝,再轻轻往下一扯,细长光裸的腿就完全露了出来,他的手掌从那双对男人来说过于小巧的嫩足一寸一寸摸上大腿根,那天乍一看见就烙在他脑子里的白嫩细腿,手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细滑柔嫩,再往上,就是一条保守的棉质四角内裤,他将手掌覆了上去,却没有摸到应有的凸起。
  心里打着突突,不应该啊,再小再软也不至于摸不出来吧。
  却听魏西西颤声道,“我,我是女的。”
  许骢一时没反应过来,从内裤边缘钻进去的手指卡在了那里,“你说什么?”
  “我不是魏程程,不是男的,也不是人妖,我是女的。”魏西西硬着头皮说完,目光灼灼地看向仍在发懵的男人,“你说过会帮我保密,不会反悔的,对吗?”
  许骢给她的回答是将伸进她内裤的两指快速地按向了她的腿心,竟然真的触到了一道凹陷的热源。
  他的手指撑开紧闭的缝隙,轻轻一撩拨,两片贝肉就贴着他的指尖微微打颤,热情得不像样。
  这这这这这?
  一阵狂喜席卷了许骢。他搞到真的了?卧槽,他不用搞基了!这就像肚子饿了,想吃顿饱饭,结果呢,直接给你端上了满汉全席!
  “我不是在做梦吧,你快,快掐我一下!”
  魏西西伸手就抓住了他翘得老高的大鸡鸡,用力一捏。
  “嗷呜~~别别别,媳妇儿快松手,要给你捏爆了……嘶……哦~”许骢连忙抽手护着鸡鸡,嘴上不停地讨饶,特么的好险,要是在她面前秒射两次,那真是要一蹶不振了。
  奈何魏西西根本不松手,而且还加重了力道,一边用力一边冷声威胁道,“如果你替我保密,我就给你肏,答应不答应?如果不答应,我就把你捏断,怎么样,许师兄?”
  这是个什么宝贝玩意儿啊!恶狠狠地说着这么勾人的话!
  许骢红着眼,猛地地撕开了她的内裤,“媳妇儿你太会了,你现在让我肏进去,别说保密,我他妈这条命都给你!”
  他也不急着把自己的性器抽回来了,而是忍着射意,把那些片子里学来的手段都用在了面前这朵含苞待放的娇花上,一手用拇指和食指先捏住那粒小豆子,一手由上至下来回碾弄着她的肉缝。
  如玉的五指一收拢他的肉棒,粗糙的指腹就会刮擦到她的阴核和阴唇,濡湿的龟头吐出一口粘液,火热的小穴就会流湿他的手掌,两个人暗自较着劲,这难言的快感之下,总有人会先败下阵来。
  等那处汁水泛滥,许骢便兴冲冲地伸进一指,戳在穴口,浅浅试探。
  只要指尖一插进去,湿软的穴肉就会急不可耐地迎上来,缠上他的手指,想要将它吸进去。
  许骢细细地感受着,都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绝妙的画面,此刻,他在心里已经把学校的熄灯时间喷了几十遍。
  贝齿紧咬着下唇,魏西西不肯溢出呻吟,可他搓弄阴核的速度越来越快,渐渐的,她那处升起一股尿意,这熟悉的感觉让她极度害怕,终于还是松开了手里的肉棒。
  “啊……”
  她一放开,那生龙活虎的大家伙就弹在了她的阴阜上,打得她发出一声轻吟。
  “媳妇儿,你叫得真好听,再叫两声。”
  这声响,简直就是对他最好的肯定,许骢更为热情地伺弄着她的私处,把那些七七八八的性知识学以致用,力求给她一个满分的前戏。
  魏西西觉得自己的阴部都要被他玩化了,也许下一刻就会像上次一样羞耻地尿出来,终于耐不住求了饶。
  “别弄了,快进来吧。”她轻轻在他胸膛推了下。
  偏偏这人不知道是真不懂,还是假不懂,粗烫的肉棒就抵在她穴口,还要无辜地问一句,“嗯?进哪儿啊媳妇儿?”
  魏西西羞于启齿,干脆抬高臀部,用湿哒哒的穴口去蹭弄他的龟头。
  还特别不怕死地挑衅他,“快点插进来,你今天还是不行吗?”
  伤口撒盐!许骢立马就给刺激着了,就着她的洞口,将龟头猛地抵了进去,凶巴巴地放狠话,“我不行?一会儿肏得太猛,你别哭!”
  那信誓旦旦的样子,大概已经忘了昨天是谁连三秒都没坚持到。
  魏西西忍不住刺他,“嗯,做个约定吧,三分钟以外我忍住不哭,三分钟以内,你也别哭。”
  这大概是魏西西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真实的一面,欠欠儿的,狡黠的,嘴硬不服输的。
  鲜活且可爱。
  许骢抬起她两条细长的腿圈在他腰上,抱着她纤瘦的腰肢沉下了身体,整个性器也随着他身体的下沉,猛然凿进了她的深处。
  炙热的甬道紧紧包裹着粗壮的肉棒,严丝合缝,密不透风,那一层层褶皱都仿佛被瞬间撑平。
  两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喘。
  魏西西张着茫然的大眼,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逞口舌之快,这东西插进来的一瞬,她就快要疼哭了。
  事实上许骢也快哭了,幸福哭了,真想让小兄弟就在这里面安家落户不出来了,他亲了亲魏西西的唇角,满足地慨叹着,“媳妇儿,你知道吗,我真想想把我的鸡巴钉在你身上,然后你二十四小时都得坐在我的鸡巴上,我把你串着走……”
  “别……别说了……”他说得越来越骚,魏西西堵不上他的嘴,只能赌气地用下面猛地绞紧他的肉棒。
  谁知道他更来劲了。
  “哦~~媳妇儿咬得真紧,是等不及了吗,要我这样肏你吗?”说着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,下腹击打着她的臀肉,发出肉体碰撞的啪啪声。
  盛京宿舍楼不算单薄的铁制单人床,也被他折腾得吱吱作响。
  这一夜,一雪前耻的许骢仿若金枪不倒,威风凛凛地把她翻来覆去地肏弄。
  最后,这间气温不断攀升的寝室里,只剩下魏西西软软的哀求:
  “别顶那里,求你了,啊啊……那里不要!啊……啊啊啊!”
  龟头猛然被一股水柱击中,许骢爽得头皮发麻:
  “哇——媳妇儿,你居然会潮喷啊,太厉害了你,哦~~你叫得真性感啊媳妇儿~~”
  “我也要到了,射给你好吗~啊啊——”
  在她的敏感点上又戳弄了几下,许骢也终于射出了第一次,滚烫的液体浇灌在她的深处,魏西西半软在他身上,已经没有了动弹的力气,连他射在里面也没力气计较。
  不过须臾。
  身体里半软的性器,竟然又精神了起来。
  魏西西惊恐地叫道,“你怎么又硬了!”
  “谁让你笑话它不行呢,它可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小兄弟,一定会努力地证明给你看它到底行不行。”
  许骢无赖一笑,抱着她的腰再一次顶入花心。
  后来,魏西西真的哭了。
  “呜呜……别再来了,我的腰要断了,快拔出去,你给我拔出去!”
  “不要捏那里,好难受啊,你好烦,别弄了……呃啊……”
  “你怎么还不好,呜……我都要坏掉了……”
  “啊!不要咬我奶头,你是狗吗,你还咬人!”
  许骢舔舔唇,忍不住在她右边奶子上也咬了一口,满足地发出了一声:
  “汪!”
  ————
  是的没错,我把明天可能有的加更提前透支了,所以明天大概率只有一更了。
  紧赶慢赶,终于在凌晨来临之前完成了托马斯小骢的第一翅,害,我真的是一滴都不剩了。
  没有存稿的渣渣,开始勇敢地裸奔~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