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精液洗礼,脸上的深色底妆都花了

  彭枭抱着她向后倒在大庄上。
  女孩也顺势趴倒在他身上,下身刚一贴到他身上,就抵上了一个硬块,俏脸一红,她只能将臀部微微上抬,此时她下身未着寸缕,只有一根细细的棉线从她闭合的穴缝里钻出来,她的腰肢稍稍扭动一下,那根棉线就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,说不出的淫靡。
  “教……教官……十一点寝室楼就关门了……”
  “你该不会以为,今晚这样就算了吧?”彭枭一边解开皮带扣一边凉凉地打量着她,然后拿过她的手按在肿胀之上,“用手,或者用嘴,帮我弄出来。”
  那里,隔着布料仍能感受到沉甸甸的一大团,抵在她的手心里,非常的有份量。
  “快一点,别逼我动粗!”
  他眸色深幽,气息不稳,哪怕凶狠地说着威胁的话,也没有往日那种慑人的气势了。
  倒是特别……特别得性感。
  魏西西瞬间就被蛊惑了,她慢慢支起了身子,跪趴在他下身,咬了咬唇,就朝着他两腿之间埋下了头。
  当她用贝齿咬开他裤子的拉链时,彭枭倒吸了一口气。
  真大胆,这个小东西,居然直接用嘴。
  他并不知道,魏西西的手掌昨晚受伤了,没有经过良好的处理,伤口到现在还疼。
  魏西西将拉链咬到底,男人蓬勃的气息便从中蹿出来,似乎还带着热气,她停顿了一下。
  “继续。”
  男人难耐地催促道。
  魏西西这才颤着手将他的裤子褪下来,脱掉长裤,他健美修长的麦色长腿露了出来,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深蓝色内裤包裹着他的性器,已经能隐约看出它的形状。
  壮大的,硬挺的。
  魏西西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口水,继续将唇齿贴了上去,咬住他内裤的边缘往下拉扯,这可不像咬拉链那么容易,没有彭枭的配合,她咬地不得章法。
  彭枭等了一分钟有余,终于忍不住自己动了手,内裤被拉下的一瞬间,坚硬硕大的性器弹跳而出,打向了魏西西。
  阴茎敲击脸蛋儿,发出啪得一声,给了她一个火热的见面礼。
  “含着,像吃棒棒糖一样吃它。”
  他的阴茎是与他的肤色相近的颜色,没有什么异味,可却因为尺寸过大而显得狰狞。
  魏西西心里害怕,还是听话地张开小嘴紧紧地包覆住这根巨大的肉棒,这根棒子果然又粗又烫,几乎将她的口腔堵得没有一丝空隙,魏西西甚至有些呼吸困难,心里想着如果不是大姨妈突然造访,这会儿这根棒子可能就插在她下面了,那得多疼啊。
  这样想着,忽然有些心猿意马,下身猛地淌出了一股暖流,她从没用过卫生棉条,十分不信任那东西,总想去检查一下是不是漏出来了。
  彭枭不满于她的走神,掐着她的下巴,把性器往她嘴里送得更深。
  “呃啊……”
  那粗硬的肉棒一下子堵到了魏西西的嗓子眼,太难受了,她一阵反胃,却只能含着它上下左右卖力地套弄,两个腮帮子鼓鼓的,嘴角也不受控制地溢出唾液,直直往下滴。
  魏西西再也不敢走神,尽心尽力的用唇舌伺候着他的大东西,无奈它像是有无限的生命力,已经十多分钟了,她都觉得自己的口腔内壁快被磨破了,它还没有要射的意思,反而好像在她嘴里又大了一圈。
  “乖西西。”
  男人半躺在床上,轻叹着,手指把玩着她的发丝,记得三年前,她还是长头发,发质很好,脱光衣服时撩几缕黑发垂在胸口,浓烈的黑衬着她奶白的双乳,总是让人,特别的有食欲……
  只是有些遗憾,她把头发剪短了,那张脸也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,变成了暗沉的蜡黄色。
  可这样的脸上,却有一对小鹿似的眼睛,圆圆的,清透的,看着你的时候,总像是在撒娇,让人对她狠不下心。
  就像现在这样,她嘴上卖力吞吐着他的肉棒,却又时不时偷偷看他一眼,眼里泪汪汪的,满满都是哀求。
  真想就这样弄死她。
  彭枭心里暗自叹息,终于还是将性器从她口中拔了出来,双眼紧紧盯着她的脸,一手握着阴茎,快速地撸动,最后,腰眼一痒,对着魏西西失神的脸射了出来,浓烈的精液将她脸上射得到处都是,甚至不能幸免地射进了她微张的嘴里。
  她的眉梢,眼角,脸颊,额头,下巴,鼻尖,都受到了精液完美的洗礼,彭枭餍足地抬手在她脸上抹了一把,弄花了她涂了好几层的深色底妆。
  妆花了之后,她原本白皙的皮肤,果然就微微露了出来。
  依稀可见,那是一张清纯中蒙着欲色的脸。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
  营业一下:放个求猪猪的DJ:猪猪,猪猪喂猪猪,猪猪。猪猪猪猪猪。猪猪猪猪。嘿!
  猪猪猪猪。猪喂猪喂猪喂。猪猪喂猪猪……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