鉴罪者_分节阅读_525

  柳弈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被自家小戚警官的这甜甜一笑给萌化了,忍不住再次伸手,揽过戚山雨的肩膀,抱住脖子狠狠啃了几口,一直把对方的下唇吮肿了才肯“罢口”。
  他的这一顿饭吃得相当没效率,足足花了半小时才吃完那小半桶粥和三样小菜。
  等柳弈吃完之后,戚山雨收拾好碗筷和桌板,接着跟他说了另外一件要紧事儿。
  “对了,沈队今天还跟我们宣布了另外一件事。”
  戚山雨手里拿着两杯茶,将其中一杯递给柳弈,然后在病床旁坐下,“那几桩跟嬴川有关的旧案,我们准备要重新展开调查了。”
  柳弈闻言,一骨碌坐直了身子,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,“真的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戚山雨点了点头,“就算嫌疑犯已经死了,也不意味着案子就结束了。”
  他认真地看着柳弈,正色道:
  “我们总要给受害人一个交代。”
  12月18日,周二。
  这一天,市局刑警大队一队重案组的警官们包围了城郊的一间民宅,而柳弈和袁岚则各自带领着几名法医,正在院子里吭哧吭哧地挖地。
  这是一间有些年头的老别墅,虽然略有些陈旧,但无论是设计还是建造都很精心,让人一看就知道,能住得起这种大宅的人家,显然也是有些身份和地位的。
  别墅后面,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,采用的是苏杭园林与东瀛庭院的混合设计,若是春夏时节,景致一定很漂亮。只是现在时至初冬,草木都枯的枯、黄的黄,放眼望去,倒是显得十分萧条。
  这间宅子,就是嬴川少年时住过的老宅,现在只有他的父亲嬴良才和几个佣人还住在里面。
  “来,从这里挖开。”
  柳弈站在一棵几乎掉光了叶子的蓝楹花树下,手里拿着一把小铲子,朝众人挥了挥手。
  “你确定,这儿真的能挖出东西来?”
  袁岚身为物证科的头儿,长年蹲实验室,九百年不出一次现场,他难得换一次外勤服,倒是对自己现在这身打扮颇感新鲜,在下车前还特地自拍了一张大头照以作留念。
  柳弈扭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里带着一丝“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”的鄙夷,“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?”
  袁岚耸了耸肩。
  既然话说到这份上,那还能怎么办呢?
  只能啥都别说,上手就是干了。
  于是众人摆开架势,一人拿着一把小铲子,以蓝楹花树为圆形,周遭五米为半径,开始挖土。
  “唉,你说,嬴川那个神经病,怎么就能那么变态呢!”
  一边挖,袁岚一边叨叨地感叹道:“竟然连自己亲妈都不放过,到底得狠到什么程度啊!”
  柳弈在给嬴川进行尸检的时候,找到了那条他挂在脖子上从不离身的水晶链坠。
  他们化验过链坠里面的粉末成分,发现它与人类的骨灰成分基本相同,只是重金属汞的含量却严重超标——用袁岚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高到直接超过了仪器设定的定量分析上限值,读数根本就显示不出来。
  若是这里头的粉末真的是人类的骨灰,那么很显然,这人生前肯定处于重度汞中毒状态。
  如此一来,这名死者究竟是谁,他体内的汞含量又为什么会高到“爆表”的程度,就很值得深究了。
  市局重案组立刻抓着这条线索,一路调查下去,很快将怀疑的重点锁定在了失踪了许多年的嬴川的生母禹雅惠身上。
  而跟嬴川相比,他的生父嬴良才显然是个不顶事儿的,被找上门来的警官们连唬带吓,一通审问之后,很快就将案情交代得一清二楚。
  在嬴良才的认罪自白里,他坦诚了他的继室禹雅惠如何在生下小女儿之后得了“精神病”,又在病中时被她的亲儿子从三楼的房间里推下来当场死亡,还有他们俩父子如何埋尸,又在多年后将白骨挖出,浇上汽油一把火烧成了粉末。
  现在,柳弈和袁岚带人来重新挖开树下的泥土,就是想看看还能不能找到证明这里曾经埋过一具尸体的证据。
  这一挖就是大半天。
  每挖出一铲土,法医们都要用筛子仔细地筛一遍,不管是一粒石子还是一片枯叶,全都要择出来,仔仔细细地检查一番。
  他们从早上十点一直努力到傍晚六点,终于赶在天黑之前,完成了全部挖掘工作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