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节

  打住。许亦欢摇摇头,收回思绪,心里掂量一番,决定暂时将这两段插曲保密,借以向江铎卖个人情,保不准以后有事求他,例如抄抄寒假作业之类的。
  有了这个小把柄,许亦欢心情大好,第二天到学校,课间时装作无意地路过三班后门,江铎好像不在。她扒在门口张望,后排戴眼镜的男生问:“你找谁?”
  “你们班邱漫是哪位呀?”
  “你找邱漫?我帮你叫她。”
  “啊,不用不用!”许亦欢忙蹲下来:“是这样,我同桌想追她,派我过来探探情况……”
  眼镜男闻言笑说:“怎么又来一个?想追邱漫的人多了去,可惜人家已经名花有主啦,让你同桌早点死心吧。”
  许亦欢脱口而出:“江铎?!”
  那人睁大眼:“我靠,这么快就传开了?”
  许亦欢扯扯嘴角:“好事不出门嘛。”
  正在这时,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,那声音耳熟的很。
  许亦欢回头一看,暗叫不好。
  眼镜男指着她说:“江铎,这个同学来打听邱漫。”
  许亦欢倒吸一口凉气,耳根子瞬间烫得通红。
  江铎垂眸看着,眉心越拧越深,脸色也越来越凉。
  许亦欢有些害怕,干咳两下,坚强地站起来,先发制人,说:“你、你看什么看?心虚了吧?小小年纪不学好,勾搭女孩子,还要不要考大学了?我……是替姑妈监督你的,晚上放学别走,我有事和你说!”
  阿弥陀佛……
  趁江铎发作之前,她僵着上半身,两腿莲花碎步,一眨眼飘走了。
  这天晚自习发了数学卷子,第二节 课老师讲题,放学铃响时还没讲完,拖堂五分钟,怨声载道,等老师终于挥手放人,许亦欢收拾书包,跑到三班一看,除了值日生外,全走得没影了。
  许亦欢无比郁闷,后悔自己一时嘴快,竟然说是岳琴派去监督他的,换做任何一个青春期少年肯定都会气得够呛。
  也不知那小子的手机号,明天一定要和他解释清楚才行。
  这么想着,已经走到校门口,同班的女生在喊她:“许亦欢,车到了,还不快点儿!”
  她应一声,正要往前跑,这时从路边驶来一辆踏板摩托,径直停在跟前,司机摘下头盔,露出清朗少年的脸,莞尔笑道:“嗨,亦欢。”
  许亦欢站住脚,眨眨眼睛,看清来人:“孟嘉浩……”
  他扫扫压塌的刘海,说:“今天下课早,我来接我妹。”
  “从实验过来?这么远。”
  “骑车还好,不算远。”孟嘉浩的双眸像被星星点亮,含笑看着她,正要说什么,远远瞧见自家堂妹往这边跑,他想了想,告诉许亦欢:“明晚放学我来接你。”
  “啊?”
  “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  许亦欢闷声憋了两秒,不知该作何反应,垂头“哦”了一声。
  不远处有人喊着孟嘉浩的名字跑了过来,许亦欢道:“我去坐车了。”
  “好,明天见。”
  她埋头走向站台,心跳被那句“我有话和你说”惊扰,砰砰乱撞。
  初中三年,孟嘉浩对她什么感觉,她也不是不知道。
  那会儿大家玩在一处,一群脾气相投的小伙伴,互相也是好朋友,因怕破坏某种纯粹的东西,所以两人默契地没有戳破那层薄纸。
  而现在上了高中,自然不同了。
  如果明天孟嘉浩向她表白该怎么办?
  事到临头,竟茫然起来。
  ***
  将近十点的时候,江铎回到家,空气里没有酒精味,他稍稍心安。
  岳琴在客厅看电视,见他回来,把声音调小,说:“我煮了宵夜,你洗完澡再吃。”
  他“哦”一声,走进房间放下书包,正准备拿衣服去浴室,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。
  “妈,”他皱着眉头从屋里出来:“你翻我东西了?”
  岳琴一愣,神色有些慌张:“没有,我帮你收拾桌子,那么多书摆在上面,太乱了……”
  江铎打断道:“我说过很多次,不要随便动我的抽屉,能尊重我的隐私吗?”
  岳琴听着也不舒服:“你这孩子,我不管你,难道放任你胡来吗?花钱供你上学,你不好好念书,在学校弄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你尊重过我吗?!”
  乱七八糟?江铎顿时沉下脸。
  岳琴见他那样,点头道:“行,反正之前的事已经过去了,学校有老师会监督你,还有亦欢,她也会替我看着你的,别想跟那个邱漫暗中往来!”
  江铎点头冷笑,转身进屋,“砰”地关上了房门。
  第7章
  次日周二,许亦欢感觉不是什么吉利的日子。
  早上做完课间操,她和同学去小卖部买水,然后慢悠悠晃上楼去。
  少女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,话题不外乎当下最火的韩国综艺节目。那几年时逢《情书》、《xman》风靡亚洲,东方神起如日中天,允在cp大行其道,多少女孩儿由此进入腐门,巴巴儿地在节目里找糖吃。
  “上周的反转剧你们看了没,危险的爱情,我的豆花啊……”
  许亦欢也很兴奋,正准备插两句嘴,这时突然发现江铎站在楼梯口,居高临下,面无表情,垂着眼皮子望着她。
  似乎不太对劲。
  她下意识往同学身后躲了躲,接着就听见那人叫她的名字:“许亦欢,”他说:“你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  当时在消防通道,楼道没有主楼梯那么宽,每一层休息平台处有大扇玻璃窗,白晃晃的阳光洒进来,他说让她过去,其实也没什么地方可去,除非跑上楼顶才没人打扰。
  “什么事?”
  许亦欢随他站到防火门旁的角落里,周围人来人往,他一时没有做声,好在快到上课时间,学生们匆匆往教室赶,待人走得差不多了,江铎撇了撇嘴,问:“你跟我妈说什么了?”
  许亦欢愣怔,他啥意思?
  “没说什么呀。”
  江铎似乎已经认定她是岳琴的爪牙:“我劝你别那么无聊,管好自己就够了,如果舅妈让我来监视你,你会高兴吗?”
  许亦欢这下听懂了,她感到莫名其妙:“谁监视你了?!”
  “那你昨天到我们班打探什么?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她一口气堵上来:“我……”
  江铎冷笑一声,眼中的轻蔑很是显眼。
  许亦欢同学被彻底激怒了。她平生最恨被人冤枉,奈何嘴笨,又任性,当下气到极点,不屑解释,反倒故意跟他对着干。
  “好,好,我现在就给姑妈打小报告,把你在学校勾三搭四的事情通通告诉她!”
  “你胡说什么?脑子进水了吗?!”
  许亦欢瞪着通红的眼睛,一边掏手机,一边冷嗤:“我都看见了,你在学校背着邱漫散步,还有那次,你们俩在走廊角落里亲亲我我,也不知干了些什么,我就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替你守口如瓶!”
  江铎见她反应这么大,好像立马要被气哭似的,当下也有些怀疑,是不是误会了她。要说那两件事已经发生那么久,如果她要打小报告怎么会等到现在?
  而此时许亦欢翻遍了通讯录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岳琴的电话,她咽不下这口气,狠狠瞪他一眼,扭头就走。
  “小心!”江铎开口,却为时已晚,不知谁把防火门关上一半,她转头直撞上去,“砰”的一响,同时一声惨叫,她弯腰捂住了鼻子。
  “喂,”江铎凑上前,“你没事吧?”
  一语未了,看见她鼻血流了下来。
  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许亦欢又气又痛,说不出话,一边飙泪,一边用手指他。
  江铎点头:“我知道,算在我头上。”他皱眉盯着她流到嘴唇的血:“走,先带你去医务室。”
  许亦欢颤抖的手握成拳头,咬牙切齿:“江、铎,你给我记住!”
  “记住了,记住了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许亦欢的鼻子痛了整整一个上午。
  中午吃饭,江铎去校外的餐馆给她打了一碗猪肝,说是补血的,让她多吃点儿。
  猪肝她吃了,但气还没有消。
  也不知是愧疚还是怕她回去告状,晚上放学,江铎竟然等在教室门口,虽然面无波澜,但已然是服软的举动,难得难得,看着真叫人解气。
  许亦欢背上书包,目不斜视地从他面前走过,径直下楼。
  江铎眉头微蹙,不声不响,不紧不慢,跟在后头。
  也不知道跟着有什么用,连句话也不会说,笨死了。
  其实许亦欢这会儿已经没那么生气了,但她拉不下面子主动和好,偏偏江铎也一样,于是两人就这么别扭地走着,一前一后,直到走出校门,发现孟嘉浩骑车等在路边,远远看着他们。
  许亦欢登时愣住,竟然忘了这一茬。
  江铎见她突然停下,顺着视线望去:“你认识?”
  她回过神:“关你什么事?”
  江铎轻轻冷哼。
  她感到莫名别扭,扯扯书包背带,转而走向孟嘉浩。
  “你同学吗?”孟嘉浩笑问。
  “亲戚。”许亦欢说:“不用管他。”
  江铎在后边听见又嗤一声:“许亦欢,你妈要是知道你早恋,会不会把你吊起来打?”
  她倒吸一口气,回头用力瞪去:“你别胡说八道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